罗永浩直播卖货:台上的人假正经,台下的人最无情

罗老师要在抖音直播卖货早已被炒的沸沸扬扬,作为一个当代互联网青年,货可以不买,相声不能不听。于是我在昨天下午下载了抖音,满心欢喜的期待着罗老师可以重新定义8点钟。

没错,也只有罗老师可以让我为抖音贡献一个下载量,那一刻,我深刻感受到了罗老师强大的感召力。

当然我并非馋他的身子,只是从去年12月的鲨壁发布会(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,主打一款和鲨鱼皮相关的尖端抗菌材料,简称鲨壁)之后,就再也没听过罗老师的相声,我实在有些控几不住我寄几啊……

事实上,罗老师的热度本可以更高,只不过被高考延期盖下去了。我罗老师就是这么优秀,连高考都在针对罗老师。

就在愚人节的前一天,国家可能考虑到如果愚人节当天发布高考延期一个月没人相信,于是提前到了3月31日。但没想到中消协也是这么想的,31日中消协发布了一个数据:超三成消费者直播购物遇到问题。

要知道罗老师当时的直播卖货生涯还没开始呢,中消协就先来了当头一棒,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去年的双11。

十月底我回到成都,跟朋友打赌输了一支某品牌电子烟,我答应双11给她买。当时罗永浩老师已经入局小野,同时我已经听到了电商平台将要禁售电子烟的风声,我琢磨即使“行业冥灯”也不能这么快吧……

但显然罗老师的功力远超我的想象,双11所有平台的电子烟全部下架,最后还是我转账给朋友,她自己去实体店买的。

那么冤有头、债有主,在说罗老师的直播带货首秀之前,我们需要知道罗老师是如何走到直(卖)播(艺)电(还)商(债)这个领域的。

罗老师从出道开始创业无数,根据某查询工具,罗老师至今担任法人、股东、董事的公司光注销的就有19家,如今存续的还有16家。显然罗老师在不断更换公司和创业领域这一块十分具有工匠精神。

罗老师最开始出名是在新东方,2000年底,他以坚持不懈的工匠精神打动了俞敏洪,2001年他开始在新东方任教。

任教期间,罗老师以他的诙谐幽默和感染力迅速走红,“老罗语录”传遍大江南北,无数青少年被他激励和感动。

2005年,凭借着“老罗语录”的流传,他与芙蓉姐姐等人一同被评为当年十大网红,所以罗老师说他是初代网红确实不是在吹牛逼。

2006年6月,他从新东方辞职创办牛博网,牛博网主打言论自由,不预设敏感词汇,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有一说一,当年的牛博网确实聚集了一批有文化、有思想、有活力的知识青年。

但生活终究不是理想主义,网站被不断关停,又被不断解封。直到2009年,牛博网改名嫣牛网,个中滋味,你们自己品评。

当时的网站已和老罗毫无关系,早在2008年6月他就咂摸出来味道了。他重新杀回教育领域,创办了“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,学校还是主打英语培训。

重回老本行的罗老师彻底回血,然后腾出手来开始做知识变现:演讲、出书,财富和名声纷至沓来。后来又在得到试水知识付费,《罗永浩的创业课》只更新了三个月,便因为精力不足而停更,不仅全额退还199元的课程费,还倒贴了每位用户50元“节操币”。

你品一品这个名字——节操币,再联想到罗老师这种行为其实算是毁约,你就能体会到这个世界的魔幻。也就是得到的老板还好也姓罗,不然罗老师的违约金肯定是少不了的。

2012年罗老师创办锤子科技,开始做锤子手机。也就是在这时,锤粉和锤黑开始真假难辨,罗老师开始彻底进军相声和脱口秀行业。

罗老师明显低估了手机行业的血腥程度,港真,我就特别佩服罗老师的勇气——他总是能在大伙儿飞机大炮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推着一辆自行车入场,还号称要颠覆行业。不过仔细思考这也合理,毕竟罗老师除了相声和脱口秀之外并没有太多优势。

2019年锤子搞不下去了,罗老师欠了一屁股债,被限制消费还上了热搜。之后,锤子整体卖身字节跳动,讲道理这个时候能有人接盘已经很不错了。

罗老师还清了大部分债务,但仍有部分中小厂商的未能结清,关于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和锤子的执行书也在网上传播。

375万,但是是从18年11月就开始欠账了,当月辰阳就把锤子告上了法庭。之后锤子还了5万整,还欠辰阳370万,双方不断扯皮,锤子甚至一度以江苏法院无权裁定此案,上诉至了北京法院,但北京法院最终维持原判。

你能想象以罗老师那张嘴居然会欠一家供应商370万这点小钱吗?罗老师可是曾经身价接近7亿的大佬,你敢信他会欠这个钱?这个钱对于他可能是小钱,对于某些供应商可能是救命的钱,你们猜如果罗老师把人家供应商拖垮了又会怎么样?

然后19年12月3日,他召开“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”,担任鲨纹科技(Sharklet Technologies)首席忽悠官。但12月底,网上就传出两方分道扬镳的消息。

12月30日,罗老师发微博称:“哦?都传成这样了?那我明后天抽空写一个澄清稿件吧。”

再之后就是3月19日下午,罗老师说他看了招商证券的那份著名的研报之后决定做直播电商。直播电商行业可能也没想到,危难来临时竟是这么悄无声息,但他们的下半身可能已经感到了嗖嗖凉意。

我则比较疑惑,罗老师你到底是在给自己打广告,还是再给招商证券打广告?罗老师发完社媒之后,那份研报的下载量噌噌往上涨,招商证券笑的裤子都掉了。

紧接着网上传出淘宝、快手和抖音三家为了争夺罗老师大战不止的消息,热度彻底起来了。但诡异的是,热度起来之后,淘宝8000万的报价被证明没有这事儿,快手1亿的报价被坚决否认,罗老师以6000万的高价和众望所归的姿态来到了抖音。

首先排除快手,在这个粉丝越来越个性化、多样化和圈层化的时代,罗老师的粉丝圈层显然不在快手。虽然罗老师入驻快手,对快手的粉丝属性会有一个好的补充,但对罗老师本人显然没什么好处。

你能想象罗老师这种需要大型场馆仪式感支撑的相声演员,在快手喊“老铁666”的样子吗?这是罗老师从心底排斥的。

可以说需要,也可以说不需要。淘宝直播的生态已经很丰富了,罗老师去了只能当拼图,就是有你最好,没你也行,这种情况下罗老师必然拿不到最好的扶持资源,那他就必不可能干过李佳琦和薇娅。

抖音的粉丝属性和罗老师相对契合,而且抖音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来源,直播电商这一块和快手相去甚远。这种玩法在增量时代可以,但是到了存量时代以及广告投放预算急剧减少的当下,抖音自我造血的能力就会变得极差。

刚好罗老师需要一个平台,让他在很多商品品类里成为带货一哥(他自己的原话哈,别说我黑他),双方一拍即合。另外别忘了,当年是谁买了锤子让他脱身,这同样是还人情债的好时机。

即使一方是罗永浩,另一方是抖音,都不可能有6000万直接到手的好事。即使这6000万真说的是钱,那也一定有数不清的KPI!

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,这6000万说的是资源,比如说推广资源,比如说流量的倾斜,比如说首页的推送等等等等。

而且这肯定不是一次性给到的,互联网公司的操作模式都是我先给你一部分试一试,如果好就加大力度,如果不好就慢慢收缩资源,往更好的主播身上倾斜。

首场抖音给出的资源是:保3亿+的曝光量,2000w的观看人群。你说这些是不是钱?至于观看人群的界定标准当然掌握在人家手里了。

品牌的坑位费和每件商品的提成。品牌的坑位费相当于品牌在罗老师直播间的宣传费用,据半佛老师说,罗老师首秀的品牌坑位费在30万-60万,商品提成在20%-30%,具体如下图所示:

数据看上去还不错,最后的官方数据是3小时销售总额1.1亿,直接排到了抖音的老大。抖音带货一哥或许是罗老师最轻易达成的目标……

但说实话我有些失望,数据好是必然的,炒了这么久,罗老师输不起,抖音更输不起。抖音无论用什么办法,都会把电商直播领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枪打好。

我失望的地方在于这么几个问题,首先重新定义8点钟的传统艺能没有了。简单地说就是没内味儿了。

第二,罗老师开始就让大伙儿写好收件人+电话+地址,一是证明他明白他的粉丝群体有一部分可能是刚刚注册抖音的;

二是证明抖音直播卖货体系的不成熟,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操作,所以罗老师需要提前说明。

说实话,我一直以为罗老师身后有个锤子的团队,我真没骂他,我真是以为他有个锤子的团队。

但罗老师开局直接坦白,他没有团队,那就意味着他只能找大品牌,也就意味着选品的局限,也就意味着解决售后需要三方对接,也意味着价格的透明和利润的微薄。

买东西很多都是冲动消费,所以主播需要用极快的节奏来带动粉丝的消费欲望,李佳琦那几句经典的“OMG”“amazing”“买它”就是在释放粉丝内心的消费冲动,但罗老师讲着讲着就开始东拉西扯。

这没问题,毕竟有一部分粉丝是来听罗老师讲相声的,但真正来买东西的都会觉得絮叨,那么问题来了,到底哪部分人才是罗老师真正要照顾好的呢?

很明显是后者,毕竟你是来卖东西的,不是卖门票的。但是当买东西的粉丝都觉得厌烦的时候,罗老师还是停不下来,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在其他领域没问题,但是来卖货问题就大了。

第五,卖货是个很复杂的东西,从选品到直播介绍,到正式开卖,到售后服务都是一整套的体系。但真正核心的东西只有一个,就是低价!

当品质一样时,所有人,注意我说的是所有人,都是价格敏感型用户,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拼多多的逻辑。

去年,李佳琦帮某品牌化妆品带货,但后来他发现自己这里不是全网最低价,于是在直播间组织了一场极大规模的退货行动。最后品牌方出来道歉,还上了热搜。

那是因为李佳琦明白,低价才是这个领域真正的优势,其他的诸如亲和力之类的东西都需要在低价的基础上发挥作用。如果他不是全网最低价,粉丝对他的信任感就会完全崩塌,他生存的根基就没有了。

就拿昨晚被认为是核心货品的小米10来说,小米给罗老师的坑位费算60万,红包发了50万,就是110万,后续相关提成给罗老师翻个倍算220万。

当时小米发红包的时候,罗老师直播间的实时观看直播人数几乎来到了巅峰在250万左右,你算一下这个曝光量和时间,还有用户的精准程度,赚翻了好吗?

但这是罗老师直播的首秀,所以有这种效应,之后呢?在发完红包之后到卖酸奶这个时间段,看直播人数直接飙升到了250万以上,但紧接着人数一路狂泻。

从长远看,这就是问题了:品牌和资本是最会算账的一拨人,抖音也早就把账算明白了,来买东西的绝大部分用户都是冲着低价来的,而来听相声的属于白嫖党。

在大伙儿把一切都算明白的情况下,罗老师可能充当的是个工具人的角色。有任何一方算不明白账了,都会立马撤走,徒留罗老师在舞台中央讲相声。

  • 上一篇:让人交智商税的电子烟 也能让人犯罪
  • 下一篇:非常令人担忧!美国电子烟肺病病例数快速攀升,已突破1000起
  • 推荐新闻

  • 韩国政府建议民众停用电子烟 ?考虑实施销售禁令
  • 多个电商平台下架电子烟 社交平台:将集中整治直播带货电子烟行为
  • 电子烟进入深水区:线下大决战
  • 益爽电子烟代理 电子烟一手货源 电子烟那个品牌好
  • 已出现和电子烟相关的死亡病例,电子烟真的安全吗?
  • vitavp电子烟评测,vitavp电子烟代理官方
  • 飞行员小烟评测
  • 2020年世界无烟日|保护青少年远离传统烟草产品和电子烟
  • 如何选择底部注油雾化器?
  • 电子烟烟嘴发烫原因,电子烟烫嘴怎么解决?
  • 电子烟味觉疲劳怎么恢复
  • 美国电子烟致死论发酵数月 国内终于有品牌做出回应
  • 请真正了解电子设备,杜绝做低头族,让孩子不再沉迷网络
  • AN小彩条扩张线下新渠道,打造高效发展新模式!
  • 争议中的IQOS电子烟
  • 加速全球化品牌战略jouz英国电子烟展引热议
  • 熊蜂雾化器评测
  • zero小烟评测,zero小烟抽什么油好?
  • 新经济崛起 “10后” 电子信息企业成主力军
  • 怎么用电子烟戒烟?